已成死鱼的废柴宅

[布鲁游]河灯与纪念者

鬼节脑洞

平行世界。
寿终正寝的鬼魂蟹和没经历过末世,还是D轮驾驶员加决斗者的小奶狗(X)布鲁诺。
应该是个单箭头。

凌晨,多云。

七月十四鬼门开。

结束一天的训练,布鲁诺揉了揉肌肉酸痛的手臂,放松心情沿着走了无数次的道路往回走。路过代达罗斯桥时看到水面漂浮的点点烛光,突然想起今天是鬼节。

七月十四鬼门开,大鬼小鬼收魂来。

月光被云层所阻挡,人与影子逐渐融为一体。水面泛起的层层水雾更是让烛光显得忽远忽近。正值深夜,周围安静地似乎能听到不知名的鸟类扇动翅膀的声音。黑暗中的寂静与烛光像是在此地洞开了阴界的大门,让布鲁诺想起小时候老人说过的河灯与替死鬼的故事。

仿佛鬼使神差一般,布鲁诺绕路下桥,将D轮停在一旁,只身一人向水边走去。

往水边的路意外的好走。布鲁诺打着手电,沿着似乎是特意铺出的石径小道往前走,在道路的尽头,意外的发现一座小小的石龛。

石龛非常小,里面的空间刚好足够放下一盏河灯。外侧与水相通,只要一提起石挡板,里面的河灯就会顺着水流飘下去。现在,石龛里面正巧放着一盏不知被谁点亮的新河灯。

月亮逐渐从云团里透出,周围的一切渐渐明朗起来。一束月光照在石龛上,凝聚成一个逐渐清晰的轮廓 。

白衣,衬衫,领带,数百年来一如既往的科研人员装束。

青金石色的瞳孔与脸颊上金色的纹路浮现,眼前鬼魂的形象与布鲁诺脑海中的形象渐渐重叠 。

不动游星。布鲁诺差点尖叫起来。

鬼魂似乎刚醒过来,或是没有想到有人会来。他微微睁大了眼睛,又很快地回过神。

你好。他说,我不会伤害你,请不要害怕。

布鲁诺依旧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眼里满盛的是一片青金石般的蓝色。

鬼魂没有收到来人的反应,有点苦恼的挠了挠脸颊。

“我不会伤害你,”他小心翼翼的重复一次,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我只是今天回来看看,天亮就走。”

布鲁诺从震惊中回过神,一时半会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作为多次大赛的冠军,他早已习惯在聚光灯下和人群前侃侃而谈,不管记者或是主持人抛出多么刁钻的问题他都能潇洒地应对自如。

但是现在,崇拜的对象出现在自己眼前,他紧张得像被老师点名的小学生。

布鲁诺发窘地看了一眼不动游星,又偏过头去看着旁边的草丛。支支吾吾地从嘴里说出你好。

对方似乎安心下来,微笑着询问“你是谁”。

我是谁——

我是在你保护的城市里长大的后辈。

我是你炉火纯青的决斗技术的仰慕者。

我是你忠实的信徒。

我是——

“我是布鲁诺。”

报出姓名之后,布鲁诺感到似乎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他走过去,在石龛旁边找了块干燥的地方坐下。当发现游星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随和的时候,他放松下来,像对待多年不见的友人一样,渐渐打开了话头。

他们聊了很多,从新童实野开了一家新的决斗者乐园到前两年翻新的代达罗斯桥,从自己在路上偶遇ZONE直到后面发展成时不时一起喝酒聊天的四人组。大部分时间是布鲁诺在讲而游星在听。最后话题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游星身上。

“我听过你的传说,但是没想到能这样跟你对话。”布鲁诺说到这些仍然有些不好意思,“我一直想,要是能见你一面就好了。”说出的话越来越小声。

即使过了几百年,游星依旧不适应他人过于直白的赞美。岁月与真实给他带来的双重光环似乎在他身上一点都表现不出来,眼前的游星似乎依旧是传说初始之时那个纯粹而坚定的少年。

“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游星看着缓缓流淌的水面。“我在这座城市里长大,也在这里死去。保护这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布鲁诺看着石龛难得的沉默了一会。石龛摸上去很粗糙,以前似乎雕刻有繁复的花纹,但是随着时光流逝渐渐消失,就像石龛周围散落的石块一样,渐渐被人们所遗忘。


“他们渐渐忘了你,忘了曾经有一位拯救过城市的英雄。”

游星摇摇头。“没有人能永垂不朽,我不行,这座城市的缔造者不行,甚至连人类本身也不行。”


他回过头,神情温柔地看着他的后辈。“况且还有你记得我。”还有人记得每年给我点一盏送归的河灯。


天空变得比深夜更加暗沉,很快,一方开始露出一小层白圈。


“我该回去了。”游星站起身,“麻烦把河灯放出来。”


布鲁诺无言的照做,拉起石龛后面的挡板,看着那盏顺着水流逐渐飘远。

明年再见。他在心里这么说着,随后停顿了几秒,掉头朝来时的路走去。


水面上,在人们看不见的视界里,身穿白衣的身影与周围神态各异的鬼魂一起,默默走进幽深的大门。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