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成死鱼的废柴宅

七夕贺文

群里搞了FGO礼装命题作文活动,抽到的是术阶汪的情人节礼装。
七夕跟情人节礼装不知道怎么结合在一起,那就取个最大公约数情人节吧。。。。
不用看了没有标题,想不出来。
发迟了。。

     
     十六夜秋看着眼前打开的礼品盒,感觉脑子有点疼。
       事情要从故事的结束说起。自从分别以后,秋顺利考上了国内最有名的医科大学,现在是新童实野市一家医院的主治医师;龙亚与龙可正在享受他们的大学生活;克罗和杰克倒是老样子,一个当了交警,另一个继续在决斗的道路上奔走。虽然各自事情繁忙,但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抽空小聚一次。
        今年的七夕,游星按照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奇怪版本,给每个人都送去了巧克力,连远在地球另一端的鬼柳也没落下。
        问题就出在巧克力上……
         秋深呼吸一口气,给游星打了电话。
        “说吧游星,最近工作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
        “问题?”在电话另一头的游星感到奇怪“没有啊,我工作挺顺利的,上个月我们模拟出了游星粒子的模型。”
       “模型?”
       “对啊,所以我想了想,把今年的礼物换成了巧克力,就按照模型做的。”游星的语气听起来相当开心。
        游星你醒醒。。。。
        秋看着盒子里长相奇怪的多球体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该先夸奖友人手艺真好,还是该吐槽一句游星粒子才是真爱。
        “那,这么不规则的形状是怎么做出来的?”想了想,秋决定把吐槽先咽下去。
        “3D打印机。”
         “???!!!!!”
        “简单的说我把3D打印机的原料换成了巧克力液,不过不是用实验室的那台,我自己做的。”
         “???!!!”
        “里面的奶油是龙可从国外寄回来的,挺好吃的。”
       不这完全不是重点。。。
       秋觉得脑子更疼了。
       “游星。”
       “怎么了?”
        “说实话吧,杰克是不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说出来姐帮你解决,他住院三天还是五天任你选。”
        “……我们不是我们没有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经过游星漫长的说书解释,中途还穿插了不少对游星粒子的看法,秋终于确认他和杰克之前没有闹什么情绪。她叹了口气,想给自己挂个脑科。
    

       另一边,杰克刚刚结束新闻发布会的工作,又在回去的路上听了克罗对巧克力的一大段吐槽后推开了家门。游星正坐在沙发上等他,旁边放着一个蓝色的礼品盒。
       “我听克罗吐槽了,”杰克看到盒子的外壳似乎已经能想象到巧克力的长相。“他说你最近对游星粒子的热爱已经蔓延到巧克力上来了。该不会给我的也是这样吧?”
        坐在沙发上的游星微微一笑,在杰克看来有种小孩子恶作剧得逞的感觉。
       “给他们的是粒子模型,给你的是王冠。”
      









“虽然也是3D打印的。”

童实野市吐槽树洞

根据群里的裁判蟹衍生出来的沙雕脑洞

本来讨论的是好好的开车向不知道为什么到后面变成了沙雕向

文笔什么的不存在的


童实野市论坛——新童实野市分坛——吐槽树洞
        树洞君你好,我实在有些东西不吐不快,安全起见求匿名,还是在这里吐槽两句吧。
       我是新童实野市一个暗场的新人选手。先等一下不要报警,我真的不是黑社会,只是刚好手头缺钱了然后又刚好对异能有那么一丢丢天赋,就被邀请来参赛。随时退出是没有问题的大家看看就好不要声张,不然我顺着网线过去打你。
       话题扯得有些远了,扯回来扯回来。第一次上场之前我还是挺紧张的,生怕对手把我打死还是打残之类的,那样下半生我就要跟医院相看两厌了。但是事实证明我想多了,或者说不是我想多了而是我根本就是进了一个平行世界吧。
        在休息室准备上场的时候我见到了对手,看起来跟我体格差不多,不过已经是参加过好多回比赛的前辈了。看着他毫发无损的样子说实在的我有点怂,该不会首次出场就被人打成狗吧,那样不仅奖金没到手,还丢脸丢大发了。可是他一脸神神秘秘的跟我说他不会下重手,让我一定站擂台西面。等等啥意思?站西面我会死得好看一点吗?
       不过也没来得及问,工作人员在催我们上场,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虽然满脑子都想着不能按对手的布置来,但是一上场我还是很没骨气的站在西边,对我就是这么怂。所以对面的大佬能不能看在我听话的份上下手轻一点。
        裁判是比选手迟一点上场的,我这一场的裁判站在我后面我看不到长啥样,但是前期自我介绍的时候声音真好听。
       比赛过程没啥好说的,我觉得你们大概也不想听就略过吧,反正我还活蹦乱跳的没缺胳膊没缺腿就对了。我想重点吐槽一下现场的气氛。你能想象到吗,一个地下的,不存在明面上的,有人下注有大佬在楼上暗中观察的,地下斗场,气氛跟偶像见面会一样。对,就是你们脑袋里的那种,有闪字招牌有打call棒有尖叫的见面会。
      招牌上和尖叫里都是星尘的名字。
      对手前辈一边跟我打太极一边满脸忧心仲仲地跟我说星尘小哥最近好像胖了点。
     滚。
    能不能一点职业精神,说好的准黑帮呢,说好的黑暗赛场呢,我就算在首赛就输掉,以后再也没有奖金,也不会跟你们这帮家伙同流合污!
     ……真香……
     我找了个机会跟对手前辈换了个方向,现在面对着裁判小哥。虽然戴着半边面具很可惜看不清脸,但是细腰长腿翘屁股的身材让我立马想倒戈。
      我突然明白了前辈为啥要让我站西边,敢情是为了更好地观察裁判小哥?
      奖金对不起,我可能要离你而去了。
      啥你问我为啥看的得这么清楚?因为裁判小哥穿的紧身衣啊。
     观众对不起,对手前辈对不起,我不应该鄙视你们。
      所以我现在想借树洞问一下,星尘小哥啥时候值班,我留意了两个月,感觉他上班时间不固定。在线等,急。

【游星中心】重围

突发奇想的片段

有一点布鲁游和杰游倾向

文笔差,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啥

“想去更远的地方走走吗?”

从小到大被翻阅了无数次的书籍从手里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游星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布鲁诺,这个自称从遥远的地方游历而来的旅人正在向他发出一同离开的邀请。
    布鲁诺知道很多东西。他悄无声息地到来,就像在黑漆漆的屋子里突然打开一扇窗,有一束光照进了游星的小世界。这束光来得如此惊喜,以至于游星连光映照出的尘埃都贪婪的盯着不肯移开眼睛。他给游星讲他到过的地区,从热带雨林里食人的巨蟒到极北地带的极光,从热情的桑巴女郎到不苟言笑的法官。让游星最感兴趣的还是那些神奇的人造物,那些不需要马拉动就能载着上百号人飞驰的机械,那些只通过一条线就能传递的信息,那些在神父口中只能由神灵恩赐的物品,在布鲁诺的描述中人类使用得理所当然。
    游星曾经向布鲁诺展示过自己做的一个半成品,样子看起来像布鲁诺曾经说过的D轮。这个半成品是游星的一个实验,一个挑战。古旧的书上说神灵指派牛马作为人类的坐骑,人类便不可不驱使它们。但是好友曾经偷偷给他塞了一本异教徒的书,里面详细的列举了D轮类似品的制作设想。可惜书并不全,最后几页甚至被斑斑的血迹沾染得看不清。游星试着通过设想和自己的实践动手制成了个半成品,又节省下了一些煤来做燃料,最终的测试结果是虽然能开动,但是走不了多远。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明晚就可以离开。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你的D轮我也改装好了,载两个人没有问题。”迟迟没有收到游星的恢复,布鲁诺把自己的准备说了一遍。虽然相处的日子并不长,但是他知道自己喜欢眼前这个年轻人。来到这片大陆的头段时间他过得非常郁闷,这里的人只顾高声歌颂神明想要恩赐,却时刻准备着掐断任何可能萌生的幼芽,这令他反胃。可是游星不一样,那个年轻人像死气沉沉的土地上蓦然出现的一朵花,他对世界的好奇对神灵的质疑在解除了戒备之后都令布鲁诺感到十分的惊喜——再了无生机的土地也是有希望存在的。但是游星的希望脆弱得不堪一击,他必须带游星离开——这是他在目睹了异教徒被拖走之后下定的决心。

游星没有立刻回答,离开似乎是一个离他很远但又很近的词。从小到大他想过无数次离开,又无数次在目睹或者听说各种事情之后把念头压了下来。第一次,是在自己长大的孤儿院附近的刑场,看到一向和蔼的叔叔因为醉酒说了几句被认为不该说的话被判了鞭刑,他想要离开。但是他看到了边界上像蚁群一样的卫兵团。第二次,是已经当上圣殿骑士团长的杰克趁着其他团员不注意将藏下来的禁书交给他,脸上挂着嘲讽的表情说是让自己看看藏书的下场,但又在那之后给他带了不少机械方面的书籍。他不傻,也听说过有种机动载具叫D轮。刀子嘴豆腐心的杰克大概是希望他借助D轮离开这里。但是不久之后他听到了消息,有人驾驶着D轮想要冲出边界,却因为速度太慢被卫兵队追上,尸体被扔进了大海。就这样每次他一有离开的想法,很快就会被现实打脸。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布鲁诺来了。

“大家都帮了我很多,我走了他们怎么办。”自己这边的确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游星放心不下其他人。

“他们是为了你。我能来到这里,也是团长的意思。”

游星无言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发现对方也一样安静的看着他,时间似乎已经在两人的沉默对视中静止。半晌,游星终于点了头。“好,我们走。”

对方似乎非常欣喜,站起来立刻开始收拾了行李,手忙脚乱的样子与之前给游星讲解机械问题时候严肃的模样相差甚远。

已经是即将黎明破晓时分,连星辰也暗淡了许多。两人行进得非常顺利,连边界的卫兵团人数似乎都少了很多。

停在外边的一处高地上,游星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曾经困着他的重重围墙,扬尘而去。